DEF巅峰对话|飞鱼科技CEO姚剑军:中国游戏走向全

2015-11-27作者:静静@有蜥蜴  来源: 有蜥蜴游戏新闻    我要订阅
【有蜥蜴导读】:享受游戏热爱生活,下面是由有蜥蜴游戏平台特约作者静静@有蜥蜴发布的 姚剑军 这款游戏的精彩资讯: DEF2015中国(成都)数字娱乐节已于11月19日在成都东郊记忆召开,这场中国西南地区规模以数字娱乐为核心的TED狂欢节,是由全球移动游戏联盟主办、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成都市博......欢迎访问有蜥蜴游戏查阅更多关于 姚剑军 的精彩资讯!

  DEF2015中国(成都)数字娱乐节已于11月19日在成都东郊记忆召开,这场中国西南地区规模以数字娱乐为核心的TED狂欢节,是由全球移动游戏联盟主办、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成都市博览局鼎力支持的一场真正的数字娱乐产业大融合的全民庆典!21日,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GMGDC举行第二天,多位业内大佬陆续登台,分别分享了各自在移动游戏、动漫、音乐、影视等泛娱乐领域的经验。以下为“移动游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主题巅峰对话的现场实录:

  主持人:张广宇,CEO,任玩堂

  奇虎360游戏业务线总裁许怡然

  岂凡游戏创始人兼CEO曹凯

  飞鱼游戏CEO姚剑军

  无端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OO郑明

  皇玩科技CEO罗圣博

  张广宇:各位好,我很荣幸坐在这里跟各位大佬畅谈中国手游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各位大佬在圈内其实可以说是名声如雷贯耳了,但是我感觉大家平时比较低调,不太多出现在公众场合,所以我想第一个环节大家先来做一个自我介绍,包括个人和公司的。

  许怡然:我是许怡然,在游戏行业20年了,原来在搜狐、EA、完美,刚到奇虎360两个月,很高兴和大家见面。

  曹凯:我叫曹凯,性别男,5岁接触游戏,从最早的雅科仕游戏机开始接触游戏,到现在一直在打游戏,之后也会继续走下去,08年创业做的第一家游戏公司叫第七大道,推出《弹弹堂》和《神曲》,现在又做了一家新的游戏公司,叫岂凡,做网页游戏开发,我们是全力专注在网页游戏开发的团队,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不关注手游不关注手游市场,谢谢。

  姚剑军:我是飞鱼科技的姚剑军,网名叫阿飞,我以前是个人站长,后来08年开始做页游,我们是从页游里边转过来做手游的公司,过去也推出了很多产品,像《神仙道》、《保卫萝卜》、《三国之刃》,目前我们的定位是游戏研发公司,所以希望跟更多公司进行合作。

  郑明:我是无端的郑明。无端我们之前推出了一些比较好的作品,像《捕鱼大亨》,目前我们专注竞技页游和手游的研发,目前我们的主力产品是《生死狙击》,我们是FPS产品,很多人觉得做FPS很难,几乎没有人成功,但是到今天我们做成了比很多端游活跃在线都高的游戏,目前有60多万在线,我觉得很有感悟,很多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可以做,关键是你有没有抓住玩家最喜欢什么东西,最在乎什么东西,你能不能在你产品中实现出来,这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基于这款产品,做了页游,我们接下来也会发FPS竞技类的手游产品,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有赛车类产品,我们公司的产品策略就是休闲竞技车型的车、枪、球、舞、MOBA等产品,我们也在准备泛IP娱乐化的东西,目前《生死狙击》的小说、动漫也会推出来,如果大家有做网剧、动漫、电影的同仁可以和我们一起合作,把这个影响一代人的游戏做成一个很强的娱乐IP。我们也会跟达能、脉动做深度的消费品的合作,这块也是我们核心竞争力之一,各位可能在明年就能看到脉动瓶身《生死狙击》的植入,这是我们未来的战略。

  罗圣博:我是皇玩科技的罗圣博,皇玩是新成立的公司,但是2001年就在游戏界了,去年成立了皇玩就开始进行手游的研发和发行,我们公司的策略一直比较非主流,我们比较专注于垂直领域,我们即将在明年会发布足球游戏,还有策略方面的游戏,都是比较创新式的玩法,各位如果有比较创新玩法的团队可以和我们合作,也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中国游戏的未来,谢谢。

  张广宇:谢谢几位大佬精彩的自我介绍,我们今天这个话题看起来有点大,但是我是觉得在今年的手游行业呈现出了一种和往年不太一样的特点。我看了一个数据,今年上半年手机的市场额大概是209亿,同比增长67%,考虑到一般下半年在游戏行业会是相对的旺季。所以今年全年手游行业的总产值超过450亿,甚至接近500亿都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个数字就不要说在中国跟过去比,就算是和亚太比,甚至和全球比都是非常亮眼的成绩。但是我们也看到,最近在圈里流传着一种论调,我们称之为冬天论,网易、腾讯这样的大厂赚了,中小团队70-80%的死亡率,可能还会更多。这种情况下,我是觉得手机游戏再往前是页游,再往前是端游,我在游戏圈十几年,从端游火起来到有人喊冬天论大概是十年时间,页游是五年时间,手游在中国不到三年时间。在这个情况下,我就想问各位对于中国游戏行业发展到现在大概是怎样的看法,特别是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背景触动中国手游行业火起来,而这种触动是不是也给现在埋下了一些隐患。从经历了端游、页游、手游的发展,我感觉许总是很资深的理论家,以前也写过很多大作,我想听你的意见。

  许怡然:怎么火起来的,就是出现了一个新的智能设备,这个智能设备就是抢了掌机的市场,随身携带一个游戏机这个市场早晚要起来,这跟硬件发展有关系,正好手机承担了这个设备,设备催生这个市场很容易理解。从页游上看是在同一个设备上,但是到手游发现不一样了,所以产生的变革比页游带来的变革要大。比如在欧美你看到游戏机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设备,但是行业发展规律都类似,整体你会看页游比端游速度快1倍左右,或者1倍多。但是手游又比页游快2倍左右,基本你看手游的整体速度拿端游除以4,你会发现端游曾经发生的事在手游上也跑了一圈,只不过时间被压缩了,非常快。所以那其实我们看看端游的历史,也能看到手游的未来,我是觉得走精品化这条路肯定是一个大趋势。玩家也越来越成熟,随便扔一个东西玩家就吃掉,这东西也不可能存在,没有人口红利了,产品得越做越好,投入得越来越大,或者另一个方向就是创意。基本上整个过程当中,要不就是拼技术,要不就是拼创意,要不拼质量,最后拼品牌,这个循环肯定会走下去。对于中小团队来讲,我觉得现在手游市场发展比较初期,创意的机会还多的是。端游上页游上曾经出现过的类型产品好多在手游上还没有出现过,咱们在座好多各位都是在页游上做,端游以前成功的东西都成功了,从创意上下手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冬天论可能是那些想捞一票来一点快的,我认为这对这个行业正向的东西,我是这样看的。

  张广宇:许总相当于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刚才曹总说岂凡现在没有做手游,没有出成形的产品。

  曹凯:对,我们目前没有研发的。

  张广宇:手游行业确实过去两三年特别火,您在游戏行业中早已成名,你怎么能沉住气,你对真正手游行业的发展是怎么看的,你打算什么时候杀入?

  曹凯:我觉得是这样,从游戏发展来看,我喜欢看游戏发展史,我觉得通过研究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认知现在和理解未来。我们八几年的时候玩小霸王,很多游戏机,然后到了PC时代的端游,到页游,然后到现在的手游。我比较悲观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游戏类型非常多,但是主流能被大家接受能做成大作的作品不多。端游有十年左右,我99年就开始玩端游,那时候到现在其实你看端游上的主要产品是什么?就是ARPG,有一些很细分的,比如CF、撸啊撸,不多的。也有主要三大类型,回合制,ARPG,策略战争类的。但是手游上这个速度太快了,现在连MOBA都出来了,MOBA是端游时代最后一个新类型,但是现在手机榜上面排前20的只有两款MOBA的这种游戏。所以我觉得整个方向上面,未来我觉得中小团队会有一点困难,会比较困难。我是做页游的,我说这话心态比较好,我会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我非常同意许总刚才的观点,但是我觉得还要补充一点,手游能火,它在非常好的时机点,我们做事情讲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什么?天时是有这样的市场机遇,手机、平板智能设备出现了。人和,大家为什么都上?大团队,网易、完美这样的团队当年错过了页游,就是因为觉得慢了,或者觉得挣这点钱瞧不上,这时候如果再错过对大公司就是致命的,你错过一次你有底子嘛,再错过一次你看看,大公司有这样的想法。小公司也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创业成本低,几百万块,可能一两百万,小的听说五六十万就可以成立小的手游团队,大家就可以搞一个了。人不是问题,豪门也来,小的也来,加上整个大的市场,推广速度特别快,产品品类那么多,天时地利人和基本具备的情况下,手游火瞬间爆发是必然的。

  张广宇:姚总当年的《神仙道》是家喻户晓的,据说你们有计划把《神仙道》搬上手游平台。我也关注到一个现象,目前像《梦幻西游》这些端游搬上这个平台是比较成功的,但是页游端上这个平台好像就没有那么亮眼,这个问题上姚总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姚剑军:我纠正一下,《神仙道》推出页游半年以后就已经推出手游了,《神仙道》手游已经成功过一次了。作为同样是从页游转过来的,我每次看到曹凯我都觉得这家伙真聪明,比如我们在机场安检口排大长龙,突然某一个新口开了